少一点功利算计让社会更美好

2017年07月14日 08:25   来源:北京日报   汤华臻

  “吃亏就是占便宜”,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在2017年毕业典礼上如是叮嘱;“我们这个民族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最缺的就是笨人”,著名作家刘震云这样寄语大学生。这些感言,传递出的正是社会呼唤的价值逻辑:最宝贵的东西与计算无关。在内心天平上,少一些自我中心的考量、斤斤计较的算计,多一些惺惺相惜的守望相助、勇敢无私的向善而行,我们的人生、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才能更加美好。

  为救横穿铁轨的68岁老人,一位28岁的小伙子毅然从运行的列车上跳下,最终老人被拉出危险区域,小伙子却永远失去了右腿。最近,重庆荣昌段火车站值班员徐前凯的事迹引发强烈反响。在大多数人感佩其可贵精神的同时,舆论场里也出现了一些“另类”声音:风华正茂的青年牺牲健康救下已入暮年的老人,值不值?用一条腿换一条生命,值不值?

  “值不值”的追问,让人想起35年前的那场争论。1982年7月11日,同样是一位20多岁的年轻人——大学生张华,同样是为了救一位60多岁的老人——掏粪汉魏志德,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巨大的年龄反差、学历落差,给当时的社会带来强烈冲击,当时大学生更稀少,被称为“天之骄子”,很多人直言此举“不值得”“不明智”,甚至将之比喻为“拿金子去换取等量的石子”。而后这些年,每每有类似事件发生,譬如三名大学生为救一名落水少年牺牲,23岁消防员为救95岁老太太献出生命,此类观点便又会冒出来。

  凡事便问“值不值”、“亏不亏”、“划算不划算”,似乎是一部分国人的习惯性思维,反映的是内心的功利判断。一事当前,挺身而出还是退避三舍,要细细权衡;工作任务,竭尽全力还是敷衍了事,得好好盘算。他们自觉不自觉地演绎着价值排序,精准算计着投入产出,如果风险与收益不成正比,付出与回报不相匹配,那付出就是没有价值的,如果谁去做了,谁就是傻子、是笨人。可是,如果任由这种倾向弥漫,让生命价值在加减乘除中迷失,我们的社会将会在“值不值”的算计中变成什么样?

  人有自然属性,更有社会属性。回顾人类社会发展历程,我们之所以走出蒙昧,成为万物之灵,很大程度上恰恰是因为那些无法用功利标尺衡量的东西,比如“头顶的星空”与“心中的道德法则”,比如“守望相助”“舍身取义”。中国古语有云“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而后“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及至近代,中华民族遭受深重灾难,多少先辈“争着死,抢着死”,用自己的牺牲“换取中华民族子子孙孙万代的独立自由”。即便是在推崇个人主义的西方,也有“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之言,好莱坞大片中的孤胆英雄,无不以“锄强扶弱”“拯人救世”为精神内核。尊重生命、互相守护,对危难中的同类本能地施以援手,构筑了人类社会发展向前的价值基础。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社会,总有一些共同价值需要坚守。网上曾流传这样一句话:你所谓的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当“键盘侠”们在电脑前兀自评价着英雄义士值与不值时,可曾想过自己的闲适生活恰恰有赖于一群默默无闻的“笨人”在支撑?今天的中国,思想观念日益分化,利益诉求多样多元,但无论什么时候,生命无价都应是整个社会的基本价值判断。人性温暖,不应被“理性经济人”的预设绑架。回首过往,我们都曾为“小月月事件”愤慨自愧,也都因社会被“倒地老人扶不扶”困扰而扼腕叹息。人性悲剧的发生似一种隐喻,映照出功利主义思维的渺小,精致利益算盘的狭隘。而当失控汽车前站出来一个张丽莉,坠楼儿童身下多出来一个吴菊萍,倒地老人身旁围起来三名高中生,我们也愈发深刻地懂得,这个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什么才是真正的“最真”“最美”“最宝贵”。

  “吃亏就是占便宜”,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在2017年毕业典礼上如是叮嘱;“我们这个民族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最缺的就是笨人”,著名作家刘震云这样寄语大学生。这些感言,传递出的正是社会呼唤的价值逻辑:最宝贵的东西与计算无关。在内心天平上,少一些自我中心的考量、斤斤计较的算计,多一些惺惺相惜的守望相助、勇敢无私的向善而行,我们的人生、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才能更加美好。

  “常树行义之道,常怀利人之心,常行助人之事”,前两天重庆发出的这封《向徐前凯同志学习的倡议》广为传播。我们欣喜地看到,在正能量的声音下,“键盘侠”的奇谈怪论越来越失去了市场。或许,我们有理由相信,当危急时刻不幸来临,未来会有更多人在问“值不值”之前,早已想好“该不该”。

(责任编辑:范戴芫)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