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际:房地产黄金时代不会轻易结束

2017年06月15日 07:05   来源:经济参考报   

  沈建光: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风险使得调整楼市政策十分必要。关键在于扭转恐慌性购房预期,比如增加充足的土地供应、引导信贷资金合理配置、因地制宜启动地方房地产政策、避免资金过度进入房地产市场等。从长远来看,改革没有捷径可走,通过居民加杠杆帮助企业降杠杆的尝试是有风险的,切实推动结构性改革,比如国企改革,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要控制泡沫,短期限购已经越来越没有效果,应推进供给侧改革,特别是土地改革、户籍改革、房产税等税制改革的长效机制建设已尤为迫切。

  杜涛:

  建立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房地产税可以说是其中重要的一环,不但可以充分发挥宏观政策对于市场的调节作用,还能在营改增的后时代,给予地方政府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房地产税迟迟不出台,房地产市场调控长效机制和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也就无从谈起。加快房地产税推出迫在眉睫,但是房地产税是一项涉及全国所有不动产持有人的一项改革,特别是在公民住房方面,如何更好地设计税收模式,设计税率,平衡税负,都需要合理解决。

  边际:

  房地产黄金时代不会轻易结束。对于国内市场来说,主要的大中城市持续人口流入,以及由此衍生的供需不平衡局面并没有真正改变,在居民普遍缺乏优质投资选择的情况下,房地产依然是投机客青睐的投资品。当然,对于中国目前的房企来说,想要重回前十年的风光,恐怕不现实。对于资金链本就比较紧张的房地产企业来说,资金回笼的难度正在不断增大。可以预见的未来,必然会有一批中小型房企因此而倒下。

  马光远:

  中国人还没有经历一次完整的房地产周期,中国房地产也没有走完一次完整的周期。中国房地产就基本面和未来的价格走势而言,更像美国的房地产,而不是日本。美国房价在过去近80多年的周期中,差不多每20年都会经历一次深度调整,但房价的总体趋势是向上的。而且,中国未来的城镇化一定是以大城市为中心,形成最少10个以上的城市群,而不是重点发展小城市。这也意味着,优质的核心城市,在可预计的将来仍然是房价长期看涨的区域。

  张茉楠:

  “一带一路”倡议从“双边”逐步走向“多边”,要想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合作平台和框架,在推进过程中规则保障非常重要,必须提前考虑。“一带一路”迫切需要从贸易、投资、能源、金融以及争端解决等多个方面逐步完善和创新,重点在于进一步推进多边投资框架、“一带一路”区域贸易网络,以及包括知识产权、技术标准、环保标准、投资保护、投资贸易便利化、全球公共产品等在内的规则与制度建设,进而逐步形成高质量、高标准的全球合作新模式。

  张明:

  我们依然需要为潜在的中美贸易战做好准备。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可能取决于未来美国经济的走向。如果美国经济向好,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态度可能要温和一些,如果美国经济表现不尽如人意,特朗普很可能重新把中国作为自己的替罪羊。尽管中美爆发全面贸易战的概率很低,但美国政府可能针对特定行业对中国出口进行反倾销反补贴、征收惩罚性关税,未来如何回应美国政府的相应做法,我们应该提前做好准备。

  冉学东:

  对于中国的金融市场而言,负债端的资金成本抬升和资产端的收益率上涨,在未来是一个必然趋势。中国的商业银行有庞大的活期存款,活期存款的利息很少变化,银行业可以在加息后净息差扩大,对银行是利好。对于P2P平台而言,没有庞大的活期存款,负债端成本抬升就是实实在在的,以前负债端成本低的时候,可以通过廉价资金高收益收购资产获利,但是在资金成本抬升之后,就很难获得超额收益了。也就是说,对于P2P而言,未来利率的上涨,带来的是利差的收窄,而不是利差的扩张,这才是影响P2P行业的根本因素。

  董峥:

  在征信业发达的国家,征信机构本身就要具有很强的公信力,并为此承担信用报告的公正性,美国的几大征信机构都是经过数十年打造出来的,而中国却一下子冒出了如此之多的征信机构。遵守信用,是一个健康社会必须拥有的素质,中国多年以来在信用社会建设方面比较迟缓,也需要有更多的具有社会责任的企业机构介入这个领域推动其发展,但是过度消费“信用”是一种不健康的心态,利用信用达到其它目的更是值得警惕。

  周子勋:

  从当下强化金融监管的多项措施来看,最终要解决的重点是整体金融资源的配置问题。金融监管重点转向银行体系,显示金融监管的逻辑正在回归系统性,其根本目的是限制金融市场上过度炒资产、玩资金的资金空转游戏,通过渠道整顿,将更多资金导向实体经济。但需要注意,毕竟相关举措仍处于初期,未来仍需要强化。以混改为代表的国企所有权改革仍需持续推进。这也就是说,处理企业高杠杆问题存在两个层次:一是通过混改等机制改善国企公司治理,这需长时间持续加力;二是需要以债转股等方式引导企业走出高债务恶性循环,这需要尽快取得成效。

  宏皓:

  随着改革政策推进、金融手段创新、建筑理念变革和人的追求变化等一系列外部环境的改变,中国县域经济正迎来新的发展契机,创新型金融产品与特色产业的融合,会增强特色小镇对城市人口的吸引力,扶贫不如搬富。如果一些特色小镇能吸引高素质和高收入人群,他们的到来会让小镇更有活力和潜力,经济也会持久发展,可以预见,未来一批紧邻经济发达大城市的特色小镇及其所属县区将会实现较快发展。

  闫玲:

  现在的经济基本面支持“去杠杆”和“严监管”的大方向。因为中国经济当前主要驱动力已经从投资转向消费,去杠杆主要影响固定资产投资,但对消费的传导比较间接,因为影响消费的主要还是收入。

  (稿件只反映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参考报立场)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