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亚投行,日本还能扛多久?

2017年05月18日 11:17   来源:中国网   张敬伟

  亚投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的影响力越来越大。5月13日,亚投行理事会又批准新一批7个意向成员加入,成员总数扩大到77个。据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介绍,此次新增的7个成员包括巴林、塞浦路斯、萨摩亚3个域内成员,和玻利维亚、智利、希腊、罗马尼亚4个非域内成员。据悉,年内可能达到85个成员。

  作为整个时代颇具抱负的金融机构,亚投行已经成为和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并列的全球性金融机构。在新经济周期,其聚焦的不是附加条件和程序繁冗的扶贫项目,而是着眼于补上全球市场基础设施建设的短板,用充裕的资金解决全球普遍存在的“百废待兴”。因而,从欧洲的英法德到新兴市场的“金砖国家”,乃至北美的加拿大,都纷纷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

  观望和迟疑的国家,就是美日。在刚刚闭幕的“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上,美日两国也加入了“带路党”。尤其美国,在中美两国元首会后,两强就“百日谈判”达成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诸多共识。因而,务实主义为本的特朗普政府,只要亚投行有利可图,美国加入是迟早之事。唯美国马首是瞻的日本,对于亚投行还能抗拒多久呢?

  5月15日,来华参加“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上的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表示,日本加入亚投行已经到了“是否决心尽快加入”的阶段。表示要避免在此事上“大幅落于人后”。所谓“落于人后”,其实就是担心美国突然加入——这凸显日本战后一贯的政治思维。上世纪70年代初,在日本意识到中美建交不可逆转之后,赶在美国前面和中国建交,带来了中日友好近20年的“黄金时代”。

  如今,全球政经形势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美国的全球化领导地位旁落,中国则毅然接下了美国留下的全球责任,从亚投行到“一带一路”倡议,中国主导的全球经济新秩序已然成型。日本对亚投行的抗拒,并未阻住中国在全球市场的攻城略地。尤其是,中国推展全球化的进程,通过多引擎强力推进。除了亚投行,还有丝路基金,还有金砖银行。尤其是,在本次“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上,中国将向丝路基金新增资金1000亿元人民币,并鼓励金融机构开展人民币海外基金业务等措施,为“一带一路”提供资金支持。

  再看日本,为了抗衡亚投行,曾经表示要在5年内出资1100亿美元和中国争夺亚洲基础设施市场。应该说,中日两国在东南亚的高铁建设争夺战中,日本有所收获。但是日本纯粹的撒钱竞争,和中国以亚投行、丝路基金等多管齐下的机制性融资平台相比,缺乏可持续性。

  从亚洲到非洲,甚至日本和欧洲,都需要通过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来提振新经济周期的经济增长。即使是美国,也需要通过减税和吸引中国直接投资来完成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如此市场大势,决定了一国单干的模式不合时宜,需要亚投行这样的新型全球治理机构去主导新经济周期的全球性基础设施建设。

  亚投行汇聚的资金规模越来越大。虽然,亚投行自2016年初运营以来,投放贷款只有20亿美元左右,但是在融资程序和放贷效率上却高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据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表示,亚投行已被授权发放2.5倍于资本(1000亿美元)的贷款。“这意味着如果亚投行打造一个非常坚实的基础,我们不必追加资本,就可以放贷2500亿美元,与世界银行现在的规模相当。”

  不按常理出牌的特朗普,可能随时让美国成为亚投行的成员。在此情势下,日本变得忧心忡忡而且立场矛盾——自民党“二把手”二阶俊博对加入亚投行持乐观态势;安倍首相所谓“如果能够消除(外界)疑问点,就可以积极考虑。”,则显得“犹抱琵琶”;16日上午,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则对亚投行依然充满怀疑——“自亚投行启动之初,日本就一直关注其运行,如能否实现公正运营,能否考虑到对环境和社会的影响等。这一点没有任何变化。”

  所谓公开透明、运营公正云云,凸显日本的矛盾心态——既不能让美国占先,又担心自己的面子。日本也许不差钱,但差的是在区域和全球的归属感。奥巴马时代,日本在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TPP)上全力配合美国,以便存续日本仅次于美国的影响力。随着特朗普上台,一切成了镜花水月,中国主导的全球经济秩序正在形成,中国方案在全球备受欢迎。

  对日本而言,要解决日本社会经济面临的诸多沉疴——人口老龄化、财政收入锐减和产业空洞化,靠“安倍经济学”是无法带来内生活力的,日本依然需要广阔的外部市场。亚投行为日本提供了可行方案。拒绝亚投行,不符合日本利益。

  (张敬伟,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