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校费”是很坏的慈善教育

2017年05月16日 07:49   来源:南方网   木须虫

  最近,一条微博备受关注,微博爆料济南一高校向即将毕业的学生强制收取十块钱,每个毕业生都要交,收费的名义叫“爱校费”。记者来到这所高校,不少学生表示,自己都交过这部分费用。采访中,有学生认为强制让每个毕业生都交十元钱,美名其曰给学校捐款。然而,捐钱还有强制的吗?(5月15日《重庆晨报》)

  自愿是捐赠的基本原则,“爱校费”且不说手段上有强制之实,但就名目来说也有道德绑架的强烈指向,不交十元钱,似乎就不爱校,只能花钱为自己正名。其实,绝大部分学生都会对学校充满感情,因而对毕业的学校才有“母校”称谓,其深沉感情显露于字面,更何况即将毕业告别校园的大学生,还有浓浓不舍的情结。爱校不需要证明,更无需用捐赠作标注,十元钱不多,但足让毕业生心里添堵。

  所谓的“爱校费”,谈不上合法,更谈不上合理,而对于大学而言,无论是方式、时机与目的选择,都显得短视与急功近利。十元钱对学生不多,加起来也不少,每个学生都捐赠的确可以给高校的建设添砖加瓦,然而,即将毕业的学生还不是有独立经济能力的个体,捐赠实在没有必要限于一时,同时,对高校建设所需也只是杯水车薪,聊胜于无。

事实上,高校成功的毕业生向母校捐赠,早就是传统。在发达国家,如美国哈佛、耶鲁等名校,每年都会接受巨额的校友捐赠,如哈佛大学每年35%的运作经费都来自其旗下的捐赠基金,耶鲁大学捐赠基金对该校年度预算的贡献率更是高达44%。在我国,随着国家经济发展的水平快速提升,许多创业成功人士向母校捐赠,也渐成潮流。2016年,中国大学校友捐赠总额突破170亿,30所高校跻身“亿元俱乐部”。个人捐赠过亿的也不少见,如黄怒波已先后向北大捐赠了10.24亿元的资产,同样是北大校友的黄志源捐资5.2亿元。同时,受到过大额捐赠并不止于名校,如,山东临沂大学“80后”校友李海鹏向母校捐赠1000万元等。在成功校友动辄几百万、上千万乃至过亿的捐赠面前,10元的“爱校费”怎么看都是下下之选。

  “爱校费”是很杯的慈善教育。爱校是朴素的情怀,无须打上道德的烙印,在学生毕业后,通过创业与打拼,取得了成功,在合适的条件下自然会选择回报母校。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大学也应如此。专业研究显示,大学接受校友捐赠的多少与其教书育人水平、校园文化、办学理念、人才培养定位、创新创业德育教育、校长领导能力和校友的商业成就及母校情结有直接的关系,造富能力强的大学才可能培养出更多创富能力强的校友,毕业生校友回馈母校的能力才越大。无疑,大学需要摒弃强制学生捐赠的急功近利,把功夫下到人才教育发展上来,不断积淀办学底蕴,给学生未来的成功注入良好基因,涵养良性的慈善文化,寄予未来的捐赠自然水到渠成。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