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非常”当选,“非常”挑战

2017年05月09日 07:44   来源:中国网   周谭豪

  5月7日,法国大选进行次轮投票,中间派独立候选人马克龙大胜极右翼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八位总统。

  作为一个年仅39岁、从政仅5年的政坛“小鲜肉”,马本徘徊于法国政治舞台边缘,却一步步“受幸运眷顾”,最终戏剧性站上权力之巅。

  金融和债务危机以来,法国加速沉沦,失业高企,族群冲突加剧,民众生活水平下降,在欧盟及国际上地位下滑,社会弥漫着悲观及失败主义情绪。萨科齐、奥朗德两任政府难有作为,且党争、贪腐、渎职、懒政等丑闻频发,民众积怨日深,渴望求变。

  在此情况下,法国社会原寄予厚望的前总理朱佩、前总理瓦尔斯等政治领袖相继在党内初选“翻船”,共和党候选人菲永遭“空饷门”重击,社会党候选人阿蒙则不堪大用,民众不得不将更多眼光投向传统政党之外,但极右翼的勒庞、极左翼的梅朗雄主张过于激进,民众担心剧烈革命将得不偿失。特别是勒庞闯入总统选举次轮后,尽管法国多数民众对马并不满意,也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挑一个更不糟糕的“烂苹果”,马因而成为“没有选择的选择”。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副主席德尔维斯指出,马克龙在次轮获胜主要得益于“法国一切左、右支持者反制民粹的共同愿望”。

  当然,马也并非泛泛之辈。他智商、情商双高,热衷戏剧,更曾在投行崭露头角,极擅表演和投机,“圈粉”能力出众。如他极力淡化精英形象,自称“平民后裔”,博取中下层民众好感;渲染与年长自己24岁妻子的“师生恋”,迎合法国人“浪漫情结”;利用自己涉政未深、相对“干净”,模仿“奥朗德式好好先生”和“肯尼迪式民主新锐”;呼吁强化政治道德,并承诺打击徇私枉法,自我塑造为能革除政坛积弊的“建设性清流”;访问德、英及欧盟机构,树立正统形象,显示政治成熟度及外交能力等。

  但作为一个在非常状态下当选的总统,马也势必面临“非常问题”,前路遍布坎坷。

  一是“组阁坎”。法国乃半总统半议会制,总统主管外交、安全,经济、内政则由国民议会多数派推选的总理及其内阁负责,故6月国民议会选举将是马面临的首场“大考”。但马旗下的“前进”运动根基浅薄、组织松散,加之仅与中间派小党结盟,极难拿下国民议会多数,组建“马氏内阁”。更严重的是,当前法国政坛“群雄割据”,国民议会选后恐现第五共和国史上首次无任何党派过半的复杂局面,更添组阁难度。

  二是“行权坎”。内阁若要稳定,离不开传统大党社会党、共和党的支持,故不论未来内阁构成如何,马施政都需借重其力量。但法国党争传统根深蒂固,马缺乏摆平左、右大佬的威望与能力,恐反遭双方架空、“逼宫”,甚或沦为“斗法”牺牲品,不排除马时代法国权力重心移向国民议会及内阁的可能。欧洲国际关系研究所地缘政治部主任托曼认为,面对一大群觊觎权力又无法合作的政客,马只能是“弱势总统”。

  三是“改革坎”。法国深改刻不容缓,但纵观历史,重大改革无不靠激进革命倒逼,即使萨科齐、奥朗德等绝对掌控国民议会及内阁的强势总统也无甚作为,马更不可能只手翻天。马改革纲领实际也仅停留在“头痛医头”,并未根本触及法国福利制度、生产力及经济思维等“病灶”。而且,当前法国社会深度断裂,阶层尖锐对立,马不论左转抑或右倾,都将损害部分人利益,并遭其强烈反弹。法国民众本就对马将信将疑,再度失望之下定将严苛挑剔其执政能力,动摇其执政根基。

  四是“个人坎”。马个性偏执,行事往往急功近利,冒犯法国“政治禁忌”,如称“左派已死”,全盘否定法国殖民史,自比“国王”等,常遭舆论抨击。加之其毕竟年轻,欠缺执政经验,难免在改革中“马失前蹄”,甚或误入歧途。

  因此,对法国来说,马当选并非不确定性的结束,而是新的开始。希望马将好运带给法国。

  (周谭豪,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