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皓:2017年注定成为金融业强监管年

2017年05月04日 07:13   来源:经济参考报   

  李光斗:

  以智能制造为代表的高端制造业是制造业新的发展方向,因技术研发和高端人才需求,很多企业向成本更低的发达国家回迁。而低端制造业为节约成本向东南亚、南亚、非洲等国家转移。海尔、联想等企业开始收购美国企业,把投资的触角转向美国。国际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中国才刚刚起步。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人们的消费观念发生了很多变化。相对于低价,人们更注重品质和品牌。未来的中国要在产品创新上下功夫,而不是简单模仿和复制。中国要加快从制造大国转向制造强国,发展先进的高端制造业,适应国际新形势,在不断地进步中取得先机。

  宗庆后:

  实体经济是创造财富的经济,是富民强国的经济,是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打下坚实基础的经济。我不反对互联网,互联网也是提高实体经济技术水平的,通过互联网技术,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和准确性。现在我们搞智能化生产线,也是互联网技术。现在老百姓收入提高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对产品的需求也提高了。各行各业都有发展的机会,我们传统产业也需要升级换代,要创新驱动发展,要升级改造,生产高档产品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各行各业都有发展机会,都需要发展。

  向小田:

  中国过去数十年的繁荣,毫无争议是源于制造业的发展。中国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制造业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在成长为制造业大国的路上,获取了全球化红利。目前,中国的实体经济正面临巨大的挑战,这个挑战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和制造业结合起来,推进智能制造,才是中国经济持续繁荣、互联网行业持续繁荣的重要途径。云计算和制造业的结合,正在改善中国制造的效率,提高中国制造的智慧程度。工业物联网产生的大数据,和大型计算机、云计算结合起来,实现工业生产的自动化、智能化,并通过对大数据的分析,改进生产流程,提高生产的精准性,现在已经有了不少案例。也许,实体经济的机遇,正是在这些地方。

  金岩石:

  放眼世界,强国无一例外都是金融投资创造实体企业的国家。大家常说,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此言不虚。但在新实体经济的生态圈里,多数企业都是先有投资,后有企业,先有“烧钱模式”,后有“赚钱模式”。我们会想到一些知名企业,如淘宝、京东、滴滴、摩拜、高德和美图秀秀等,都是没有盈利或者很长时间没有盈利的企业,这就是“烧钱模式”运营商,他们是依托创新成长的业绩和预期持续融资,直到利润滚滚而来。在投资人的视野中,利润诚可贵,创新价更高,若为成长性,二者皆可抛。

  马光远:

  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进入《财富》500强的企业数仅次于美国,然而,就产业竞争力而言,除了规模,中国在很多产业领域并不具备真正的国际竞争力。下一步,中国经济急需实现从“规模扩张”到“竞争优势”的思维转换,规模扩张可以慢一点,但一定要在全球产业链上塑造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否则,企业的个头再大,也是一碰即倒的纸老虎。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已经积累了非常好的创新元素和土壤,“微创新”无处不在,愿意创业的年轻人更是远远多于十多年前,实现技术的突破只是时间问题,但最关键的是,需要顶级的产业运营商,发挥全方位的一体化服务,为创新提供一种真正共享的平台和鼓励更多产业运营商出现的公共政策体系。

  余丰慧:

  最恶劣的加杠杆行为是负债性购买或者入股获得股权后,又将股权质押来融资。这种融来的资金可以购买股份,又可以将购买的股份再次抵押融资,循环往复。这种无限度的加杠杆行为背后是巨大的风险。质押是为了融资,融资就有成本。不惜成本质押股权融资,无论担心卖出股权亏损,还是坐等股票上涨的红利,本质都是加杠杆的行为。这种加杠杆对资本市场、企业、融资者等都不利,风险非常之大。除了融出资金机构要从风险角度自律外,监管层对于目前肆意股权质押的加杠杆行为不能漠视与无动于衷。

  宏皓:

  2017年注定成为金融业强监管年。今年以来,一行三会集体出动,对各领域的风险进行排查整治,同业业务风险、理财业务风险、互联网金融风险、交叉金融风险成为监管整治的重中之重。本周是五月第一个交易周,投资者期待节前金融市场的一系列整治行动能够让五月行情趋于理智。金融稳,经济稳,金融安全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扼住金融乱象七寸,切除金融乱象中的“毒瘤”,不让非法集资、诈骗成为老百姓投资过程中的“定时炸弹”,个人和企业的投资才能有保障、得安心。

  李志青:

  在新环保法中,对于企业环境信息披露有着明确规定,是企业环境守法经营的重要内容。但报告显示,新环保法颁布后,国控企业的环境信息透明度明显提高,但省控和市控企业却出现显著下降。新环保法在企业层面上对大规模企业污染源的规制效果较为明显,而对中小规模的企业污染源则有管制不严的迹象。出现这一区别的可能原因在于,由于新环保法总体上遵循的是“自上而下”的环境治理理念,因而在国家层面上,环保部门的执法和监督相对较为严格,而随着政府层级的下降,对环保法的理解和执行力度都有所下滑。在未来,强制性地规定企业披露某些环境信息是一个重要的环境规制政策方向。此外,通过对企业治理结构的干预以及引入外部舆论、第三方监督、公众参与等措施也将成为推动企业环境信息披露的重要手段。

  李锦:

  2016年去产能是以淘汰落后产能为主,而2017年去产能则以化解过剩产能为主,难度加大了。化解产能过剩需要较长时间,要避免使用行政化的方式实现“快速”去产能。要深化市场体系改革,让“市场调节”替代“政府推进”,让市场发现价格。从操作上看,我国的市场体系需要进一步完善,法治体系需要进一步健全。从技术上,需要建立一个具有信息集成、分析、传导功能的全国性钢铁、煤炭市场实时信息系统。当然,更重要的是让企业参与市场治理。

  (稿件只反映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参考报立场)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