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清德的奴颜媚骨

2017年04月27日 08:32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王大可

  日本殖民台湾时期的水利工程师八田与一铜像近日遭“斩首”,台南市长赖清德除了要求立案侦办,限时修复,更亲自写信,用日文向日方“汇报”此事,尽显奴颜媚骨。

  就在八田忙于兴建嘉南大圳的1925年,远在中国大陆的作家鲁迅写了一篇著名的杂文,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撇开该文背景,穿越时空,拿来观照岛内今昔政治生态,却仿佛一面犀利的照妖镜,让聪明人、傻子和奴才三种角色各现其形。

  信奉“皇民史观”的遗孽,叫嚣“脱中”的“台独”分子,都在拼命找寻当年日本殖民时的“德政”,连建立嘉南大圳的八田也被神化圣化。试问,日人屠杀数十万台湾同胞的账该怎么算?这种奴才相,不用想象就呼之欲出。

  有台湾学者早就指出,八田建设嘉南大圳,是为台米大肆输送日本服务的,而同期作为台湾人主食的番薯产量激增。八田实是当年的“聪明人”和殖民帮凶。可就是有部分奴才不信,继续力挺。可见,奴才也不是天生的,要经过主子和“聪明人”的洗脑。

  岛内嘲讽说,赖某人应该叫“安倍清德”,官位做的是“台南都知事”。但人家就是底气十足,甚至可以高喊“吾道不孤”。不信且看,绿营舞台上,早就上演了一出出争先恐后、精彩绝伦的“奴颜媚骨争霸赛”。

  台中市长林佳龙刚就任就表示,具有“时代意义”的日本神社“鸟居”将修复完成,在台中公园重新竖立。“立法院长”苏嘉全率岛内“立委”到访日本,称台日关系就如“夫妻关系”,同哭同笑。民进党当局在冲之鸟是岛是礁的问题上“不持立场”,拱手向日让出捕鱼权。

  也难怪,日本在台湾殖民统治长达半个世纪,豢养了一大批 “台奴”分子。从李登辉、陈水扁开始,为了政治需要,有意无意忽略了基本常识,即日本建设台湾是基于殖民需要,反而不断捧“日治”的臭脚。否则,八田与一算老几?如今赖清德之流上台了,要从奴才“进化”为“聪明人”,便通过种种媚日“仪范”,引领民意“拒中亲日”。赖清德在日文信中直言不讳说,断头是“亲中恶日”者的情绪化行为云云。说到底,“台奴”和“台独”是一家人嘛。

  说了半天,有人肯定想问,那个浑不吝反抗主子的“傻子”哪里去了?

  往远了说,有日据时期持续抗日的台中望族雾峰林家,往近了说,有八田断头案的主谋。他已出面承认,一人做事一人当,愿接受法律制裁——他对台湾某一部分人的哈日、媚日举止深恶而痛绝之,这么做是“抗议日本帝国主义者在台湾血腥统治”。

  斑斑史迹犹在,奴才撂爪就忘记,“聪明人”选择性“失忆”,但“傻子”们却记得清清晰晰。“聪明人”把大多数人当傻子,机关算尽太聪明,只怕反误了卿卿政治生命。

(责任编辑:邓浩)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