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虚入实须拧紧资产炒作阀门

2017年03月20日 07:09   来源:经济参考报   陈涛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辽宁代表团审议时指出,不论经济发展到什么时候,实体经济都是我国经济发展、在国际经济竞争中赢得主动的根基。这为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指明了方向。而大力发展实体经济,防止社会资金“脱实入虚”,需要拧紧资产炒作阀门,从而引导资金活水浇灌新兴制造业,凝聚新经济增长动力。

  目前看来,我国经济运行中的结构性失衡导致了经济出现循环不畅,这是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在动因。

  其中,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发展的失衡,特别是社会资金向房地产业聚集,推升了资产价格泡沫,侵蚀了我国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动力。应该看到,资金“脱实入虚”现象背后有着深刻的市场利益驱动。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的全球经济再平衡过程中,我国实体经济需求急剧调整,但供给体系反应滞后。其后果便是,供求关系出现错位和缺口,实体经济盈利能力急剧下降,大量资金因此转向资产市场炒作,寻求高额回报,而资产价格上涨反过来又进一步强化了资金“脱实入虚”意愿。

  2016年这一现象更为明显。热点城市房价大幅上涨带来的巨大财富增长效应,与部分国内上市公司的微薄利润形成强烈反差。若现在不采取有效措施拧紧资产价格炒作阀门,“脱实入虚”现象仍将继续上演。应该看到,建立在价格非理性预期之上的资产市场繁荣,显著减少了社会创新动力,降低了经营实体意愿,它已经成为阻碍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拦路虎。

  目前看,拧紧我国资产价格炒作阀门,关键在于控制热点城市房地产市场。上个周末,多个热点城市集中升级了楼市的限购政策。北京、石家庄、郑州、保定等地均针对贷款、第三套房等重点领域出台了相关政策。资本“脱实入虚”在房地产市场的表现尤为明显,一方面是热点城市加码限购,另一方面是非热点城市房地产去库存优惠政策不断、力度加大,但社会趋利资金还有自发向热点城市住宅市场集中的趋势,既包括金融资源的区位配置,也包括各种形式的民间资金。

  因此,只有从根本上消除热点城市住宅价格炒作,才有可能引导社会资金关注实体经济创新。要做到这一点,首先要严格执行现有限购政策。在综合分析过去几年非户籍人口购房数据基础上,提高限购政策精准度,强化政策执行效果。二是要完善差别化个人住房信贷政策。差别化信贷政策不应局限于首套房和二套房在利率、首付比、贷款期限的差异,也可考虑结合当地房价现状,对购房区域、住房类型、交易价格实施差别化政策,引导市场交易行为,并进一步强化个人按揭贷款借款人真实还款能力的审查。三是加快热点城市房地产税试点。2016年热点城市房地产调控从紧后,虽然市场整体已经降温,但炒房惯性依然存在,加快房地产税试点处于较佳时间窗口。四是适当增加供应。在科学规划城市功能基础上,加大卫星城建设,适当增加城市土地供应,缓解供求矛盾。

  综合来看,拧紧资产炒作阀门,既需要从源头上控制金融资源向资产市场集中,也需要从终端调节资产市场供求关系,密切监测资产市场价格运行态势,通过财税、金融措施的优化组合,及时消除资产价格异动,向市场传递清晰政策信号。此外,必须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治理“僵尸”企业,打赢“去产能”攻坚战,营造社会创业创新氛围,努力推动实体经济盈利能力提升。

(责任编辑:武晓娟)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