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经济:既要活力 也要秩序

2017年03月15日 07:48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蔡继明代表——

  分享经济本质是资源要素的重新配置,所以它首要的条件是实现资源要素的自由流动,因此监管应该消除地域和行业等方面阻碍资源要素流动的障碍。

  马化腾代表——

  分享经济正在对制造业进行着改变。共享单车就是“互联网+制造业”的体现,共享单车在终端设备上要加入物联网或窄带物联网芯片,这也就为制造业触达物联网创造出新机会。

  “支持和引导分享经济发展,提高社会资源利用效率,便利人民群众生活。本着鼓励创新、包容审慎原则,制定新兴产业监管规则。”——在去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分享经济”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共享经济着墨更多。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同比增长103%,共有6亿人次参与,比上年增加1亿人次,分享经济企业的融资规模达1710亿元,比上年增长130%。

  社会资源 尽其所用

  “分享经济低成本、低门槛、低污染,高效率、高体验、高可信的优势,对于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构建信息时代国家新优势等都具有重要意义。”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农科院副院长赵皖平如是说。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人大制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陈舒则认为,共享经济的实质,是通过大数据让所有资源得到全面的优势匹配,使得资源能够发挥最大优化作用,达到绿色和节约的目的。

  在扩大就业、便利生活外,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分享经济加速向经济社会各领域渗透融合,新产品、新业务和新模式也正成为地区均衡发展、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推动力。

  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表示,分享经济正在对制造业进行着改变。“共享单车就是‘互联网+制造业’的体现,共享单车在终端设备上要加入物联网或窄带物联网芯片,这也就为制造业触达物联网创造出新机会。”

  分享经济催生的众包、众筹等新模式,则让人才作为一种资源得到充分使用。全国人大代表、森马集团董事长邱光和告诉记者,森马旗下的新品牌马卡乐,是森马与员工共同出资、共同经营、分享收益、分担风险的第一个合伙人经营项目,如今已经实现盈利,并在全国开设了200多家门店。“众筹和众包,让原来的精英团队裂变为许多新主体,人尽其用,也就赋予了按照需求导向来开发市场的更多可能性。”邱光和代表说。

  没有规矩 不成方圆

  整体上看,分享经济作为新业态,在交易许可、税收缴纳、质量监管等一系列问题上,还有不少处于现行法律和政策的“空白区”。对此,今年两会前夕,国家发改委官网公布了自去年9月开始起草的《分享经济发展指南》,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在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看来,监管要为发展创造条件。他表示,分享经济本质是资源要素的重新配置,所以它首要的条件是实现资源要素的自由流动,因此监管应该消除地域和行业等方面阻碍资源要素流动的障碍。

  从具体实现方式上,制度建设被代表、委员们视为监管的重要途径,全国人大代表、南京邮电大学校长杨震表示,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他建议重点在民商法领域与分享有关的法律条款中增加有针对性的法规内容;还要根据现行市场法律体系,对分享对象的资质进行审查、对网络点对点支付带来的征税问题和交易标的物的质量评价进行规范。

  全国政协委员、未来国际董事长王茜建议,一是出台法律加强对从事分享经济的网络平台和中介公司的约束,特别是针对房屋、家政、企业服务等发展较快,且和人民群众生活联系紧密的领域,要及时制定相关法律法规。二是对《民法通则》《税法》《劳动法》《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险法》等与分享经济密切相关的法律中,增加对分享经济有针对性的法规内容。

  作为与互联网紧密相关的经济形态,以大数据为代表的技术创新也被给予厚望。王茜委员告诉记者:“针对分享经济全部交易信息几乎都在互联网上实时生成、实时推进、实时结算的特点,可建立分享经济平台数据采集办法,据此定期采集平台注册用户、服务提供者数量、交易量等交易数据,以及服务提供者资质、能力、收入、规范服务、安全服务等从业监管必需的个人信息,为行业管理、税源管理、参与者权益保障等提供监管依据。”(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责任编辑:范戴芫)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