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回味南方谈话,永葆思想解放激情

2017年02月14日 09:27   来源:环球时报   

  弹指一挥间,邓小平发表南方谈话已25年。南方谈话以来,神州大地经历了整整20年日新月异、年均增幅达10%以上的高速增长,近年来步入中等收入阶段之后合乎一般规律的“新常态”。

  在先后受到亚洲金融危机和世界金融危机两次大冲击的洗礼之后,2016年以来的国际局面,更是“黑天鹅”乱飞,世界范围内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各个方面,似乎都充满着不确定性。在“唯改革创新者胜”的新时代召唤中,中国尤其需要再强调小平南方谈话时锐意改革的闯劲、思想解放的激情。

  创新发展是南方谈话的时代内核

  从以理论语言表述“思想解放”的角度,南方谈话所解决的问题是——终于由邓小平一言九鼎地说清楚,计划多一些或市场多一些,都是经济运行层面的机制与手段组合问题,而不是多少年争议不休的根本制度问题,资本主义也要有计划,社会主义也要搞市场,中国把国情与人类文明发展的最新成果一并考虑,必须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目标模式,以求进而实现和平发展中现代化的伟大民族复兴。这一实事求是的思想认识,“去意识形态”地打开了贯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党的基本路线而激发中国客观存在的发展潜力的巨大空间,带来以解放思想推动生产力解放的“中国奇迹”。

  南方谈话的内容十分丰富,而南方谈话的时代内核,却可以一言以蔽之:创新发展。要发展,只有创新;要创新,就一定要思想解放,敢于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勇于在正确把握世界潮流和现代化大方向的前提下,实现关键问题上决定全局的突破。党的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改革是中国实现现代化的“关键一招”,在改革深水区“再深的水也要蹚”,涉激流、过险滩、啃硬骨头,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和政府更好发挥作用,“冲破利益固化的藩篱”而攻坚克难,这些与南方谈话的精神内核正是一脉相承的,而且集中体现在中央新近凝炼的现代发展理念的第一条: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

  抚今追昔,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相比,我们今天的改革环境和任务已有极大不同,然而中国经济社会的转轨仍在进行中。进入深水区,有些“石头”可能是摸不到了,显然需要更高水平的顶层规划,而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历届全会,正是提供了为社会高度关注、迫切需要的顶层规划性质的方针指导。以此把握改革推进的方向和路径、哲理与要领,正需要继往开来,把邓小平南方谈话的创新壮举及其服务于党的基本路线的思想解放精神元素发扬光大。

  改革是思想解放前提下的制度创新

  创新就意味着有不确定性,但在制度创新方面,我们首先要努力提升其确定性,在改革深水区、在前面三十余年成败得失、经验教训的总结基础上,需要牢牢把握其基本的理念、逻辑和大方向,有胆有识、务实可行地使改革在攻坚克难中深化而得到实质性推进。为此,我们需要再强调新时代下的思想解放!

  再次强调思想解放,就需要正视已形成的利益固化藩篱而求其破解。只有人受益而无人受损的“帕累托改进”空间已经狭小了,业已十分坚固的部门利益、局部利益和短期利益的局限性,相当广泛地表现在一系列具体的改革与发展事项上,正日益凸显其惰性和阻碍作用。但“触及利益比触及灵魂还要难”,改革开放以来的动力机制,初始就是“明确物质利益原则”而抓住发展硬道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使人民群众认识自己的利益,并团结起来为之而奋斗”。但正如邓小平晚年所说,当发展起来之后,问题并不比不发展的时候少。比如,如何针对收入差距扩大情况下部门、地方、小团体利益和短期利益的固化,升级改造相关体制机制、优化再分配,已成为十分得罪人、十分棘手但非解决不可的难题。

  新一轮思想解放,势必要求在继续贯彻物质利益原则的同时,反思并直言不讳指出利益格局从原来的“平均主义”向新阶段的“过度分化”的演化及其相关的新的不公正性弊端,借鉴收入再分配调节的基础性制度建设与政策运用的国际经验,并密切结合中国实际,设计实施提高直接税比重、推行基本社保的全社会统筹、“大部制”与“扁平化”和落实省以下分税制等改革方案。对方方面面刻意回避的“得罪人”的难题要捅破其窗户纸,就是新时代下思想解放的重要任务之一。

  思想再解放需摒弃思维定势

  再次强调思想解放,更需要正视已出现的极端化思维和观点交锋中的暴戾氛围来加以矫治。信息时代的“自媒体”功能加上互联网“碎片化”特征的爆炸式传播效应,正面说是为当下观点的多元化表达创造便利条件,反面说是使非黑即白的极端化思维最易吸引眼球和形成“羊群效应”,形成思想和舆论宣传中的挑战性问题。

  于是在新一轮思想解放中,一方面仍应在某些“贴标签”式问题上继续把握邓小平称作“一大发明”的“少争论,不争论”来引领舆论倾向,另一方面又需在无法回避争论、亦有必要深化认识的思想领域,培育和倡导理性讨论的国民素质。

  新时代下的思想解放,应从“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批评与自我批评”等中共优良传统和宪法、党章、改革开放基本路线中用好用足观点交流、理性讨论的坚实政治基础和巨大思想空间;应鼓励创新发展,容忍试错失误,抑制恶俗弱智,开阔国民心态,从混沌中走出澄明激越、凝聚正气、催人奋进的中国“软实力”提升之路。

  再次强调思想解放,一定要正视中国官场和社会仍然流行的一些落后于时代发展的思维定势而力求摒弃。明哲保身、因循守旧、偏狭嫉妒、故步自封、热衷于拉关系搞小圈子、讲排场重形式忽视内涵……凡此种种,都是改革创新的大敌。尤其是此类陋习积弊,一旦与公共权力结合,更是祸害连连,误事误人,伤国殃民,亟应排除。

  新时代下的思想解放,正需针对性地引出官民思维特性的良化发展和社会风气的现代化改造,并发掘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精华以弘扬光大,吸收人类文明的一切积极成果来支持改革、振兴中华!(作者是华夏新供给经济学会首席经济学家)

(责任编辑:武晓娟)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