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佐军:政府的简政放权要为企业的减负增权服务

2017年01月16日 07:10   来源:经济参考报   

  诸建芳:

  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尚存,货币政策难以全面收紧,受制于金融去杠杆,货币政策取向或仍将如去年年底呈边际收紧的趋势。由于2015年股市扰动,2016年M2整体增速偏低,我们认为2017年虽然信贷投放规模有所减小,但全年M2增速或至12%。

  林采宜:

  中央银行通过改变流动性监管模式,把重点从控制基础货币、准备金率转向全面控制银行的信用扩张。其主要目的是控制金融机构的广义信贷合理增长,加强防范系统性风险。

  李佐军:

  政府的简政放权要为企业的减负增权服务。当政府的放权不是指中央向地方放权,而是指政府向社会放权时,政府放权与企业增权是一致的。企业减负与降成本是基本一致的。企业需要减少税费等各种负担或成本。同时,企业需要获得所有权或产权、自由选择权、平等交易权等各种权利的保障。

  石建勋:

  创新是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所在。当今世界,经济社会发展越来越依赖于理论、制度、科技、文化等领域的创新,国际竞争新优势也越来越体现在创新能力上。谁在创新上先行一步,谁就能拥有引领发展的主动权。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抓住了创新,就抓住了牵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牛鼻子”。

  汪涛:

  2017年的政策基调是稳中有进,稳字当头。所有这些政策,一方面要稳增长,另一方面要控风险。所以在寻求一个微妙的平衡。而不能简单理解为,工作重点就是要抑制泡沫或者去杠杆。

  谭浩俊:

  分类是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前提,分类越科学、越合理、越符合市场化要求,改革过程中的矛盾和阻力就会越少。反之,则会困难重重、矛盾多多。而如何将业务进行有效整合,则是国企分类是否合理的关键。

(责任编辑:武晓娟)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