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业务整合提高国企分类改革的有效性

2017年01月12日 11:01   来源:东方网   谭浩俊

  国企功能界定分类基本完成,定量复核后即可公布,与之相配套的分类考核方案也已经制定。这意味着,分类基础上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将提速。

  众所周知,按照目前国有企业分类,主要分成公益类和商业类两大类。其中,商业类又分为商业一类、商业二类、商业三类。商业一类主要是指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商业二类主要是指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国有企业,商业三类则是指处于自然垄断行业的商业类国有企业。

  由于不同类型的企业,承担的任务不同,扮演的角色和发挥的作用也有所不同。因此,在改革过程中也必须采取不同的方式、不同的形式。对公益类国企,毫无疑问只能是国有独资。但是,在承担具体投资、建设项目时,也可以吸引其他所有制主体参加,以更好地调动社会资本的积极性,发挥社会资本的作用,而不是一味地依靠国有投资、政府投资。因为,公益事业原本就是社会的、公共的,让社会资本参与,也是为了更好地体现公益事业、公共设施的社会性、公共性。

  难点是在商业类国企,因为,按照国资委确定的初步方案,对于商业一类国企,原则上要实行公司制股份制改革,积极引入其他资本实现股权多元化,国有资本可以绝对控股,也可以相对相对控股或参股。而对于商业二类国企,则要保持国有资本控股地位,非国有资本只能参股。商业三类国企,就需要依据不同行业的不同特点放开竞争性业务,促进公共资源配置市场化了。譬如网运分开,纯竞争性的业务可以引进其他所有制资本。

  问题来了,由于这些年来,企业为了快速扩张,特别是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央企为了不在改革中被其他企业兼并或重组,都加快了扩张步伐,都在原来的主业之外增加了不少新的业务,譬如房地产业务、金融投资业务、太阳能和风电等新兴产业业务,等等,多数企业都存在着业务交叉现象,别的不说,在央企中,有房地产业务就有近80家。而房地产业务毫无疑问是商业一类。可是,多数有房地产业务的企业,其他业务又都属于二、三类,基本功能定位也是二、三位。那么,如何分类,又如何改革呢。所以,要想通过分类对国企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增强国企的市场化水平,笔者认为,必须在推进分类改革的同时,做好企业的业务整合和调整、划转工作,按照企业的功能定位、分类要求,更好地突出主业、剥离副业,避免不同类型企业之间因为业务交叉出现不规范竞争、不规范改革、不彻底改革现象。

  很显然,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进一步明确国企的功能定位,明确不同企业的主业范围以及可以涉及的其他业务,而不是目前的胡子辫子一把抓,主业不突出。一旦确定下来,首先进行业务置换,将业务有交叉、副业可以置换的企业进行业务整合,避免划转对企业经营业绩产生影响。在此基础上,实在无法通过业务置换的方式解决的,通过行政划转的方式,把非主营业务、副业等划转到其他作为主业的企业,以更好地做大做强做优主业,减少市场的恶性竞争。当然,象宝钢、武钢这样进行大力度整合的,也可以进一步尝试。

  如果业务整合到位、企业主业突出了,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基础就更加扎实、更加明确、更加具有可操作性,也就可以严格按照分类推进改革。由于业务整合会涉及到一些企业的利益,为了避免引发不同企业间的竞争不公平,在进行业务整合的同时,得到利益更多的企业,也需要以现金支付方式,给利益受到影响的企业一定支持,从而使不同企业都能够处于平等竞争的地位。

  考虑到目前在监管方面也存在着政出多门、多头监管、多头考核、多种标准的实际,笔者也在这里建议,在企业分类基本确定的情况下,对国企监管工作也做出一些调整。基本设想是,对公益类企业,应当交由财政部门监管,由财政部分充当出资人角色。毕竟,公益类企业与财政的关系十分紧密,没有财政的支持,这些企业也很难得到有效发展。对商业类国企,则原则上由国资委监管,除暂时没有办法统一的文化类企业之外,其他商业类国企,都应当由国资委监管,不能再分散在其他部门,避免政出多门,导致监管职能不能履行、监管责任不能落实。譬如福彩公司发生的问题,就很值得思考。

  当然,如果担心国资委监管权力过大、企业过多,无法有效履行责任,也可以将商业三类国企由财政部门监管,以减轻国资委的压力,避免权力过于集中。前提是,商业三类企业要尽可能地少,经营性业务要尽可能地推行市场化,让社会资本来参与。

  总之,分类是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前提,分类越科学、越合理、越符合市场化要求,改革过程中的矛盾和阻力就会越少。反之,则会困难重重、矛盾多多。而如何将业务进行有效整合,则是国企分类是否合理的关键。只有业务整合到位,企业主业突出,分类才能更加科学,混合所有制改革才不会因为业务过多交叉而面临限制。而分类的科学性、合理性,特别是业务整合的有效性,对于股市来说,无疑也是更大的机会。不然,业务过多交叉,改革的效率也不会高,对市场的影响也不会大。对投资者来说,获得改革红利的概率也不会太大。

(责任编辑:武晓娟)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