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殷:中等收入群体同样亟须降税减负

2016年12月23日 07: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储殷

  在对中国经济的基本面继续保持高度信心的同时,中国社会也充分认识到目前的税制已经到了必须调整的历史节点。一方面,在新常态下,中国的民企需要更多实实在在的减税扶持;另一方面,要提振内需、鼓励消费,让中等收入群体适应经济下行的趋势,也需要有关部门在税制上进行必要的调整。企业税负太重会导致供给侧力不从心,而中等收入群体税负太重则会造成消费严重下降,让需求侧萎靡不振。

  就目前个人税负的实际情况而言,主要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

  其一是税负分担不合理的问题。公允地说,相比一些发达国家,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所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其实并不高。然而就整体税负而言,中等收入群体的税负仍然很重。这是因为我国主要的税负,都设计在“增值税”这种间接税上。税虽然是对企业收的,最终的实际承担者却是消费者,谁通过合法渠道消费得越多,谁承受的税负越重。作为社会主要消费群体的中等收入群体,很自然地成为税负最主要的承担者。坦率而言,这种制度设计虽然有利于税的征收,却既不符合根据实际收入水平分担税负的公平原则,也不利于拉动消费、促进经济繁荣。

  其二是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设计存在较大的争议。如果考虑到社会公众只要发生合法消费行为就承担了税负的情况,那么,在个税起征点上有关部门就应该采取较为宽松的态度,在个税上留一点空间,让老百姓有更多的钱去消费。然而,从目前的实践来看,3500元的起征点的确在不少大中城市并不符合社会生活的实际。一个月薪8000元的城市白领,扣掉社会保险、个人所得税,剩余收入勉强应对生活开销,以及房贷按揭、房租,免不了要节衣缩食、压缩消费。

  其三,在我国个人所得税的整体设计当中,存在两个亟须得到重视的问题。

  一个是分类征收各种个人所得税而不考虑整体收入。这造成了曾经被社会热议的实习生纳税额度高于正式员工、体制外作家的纳税额度高于国企经理的怪象。

  另一个就是税收抵扣的设计不合理,主要考虑收入却不考虑支出情况。通常情况下,两个人收入一样纳税就要一样,但在实际生活中,他们一个可能是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天天都要节衣缩食;一个可能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快乐单身汉。这不仅是不公平的,而且也不利于其他社会政策的推进。比如说,中国社会已进入老龄化社会,在社会养老机构不足、国家养老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子女养老已经为社会有关机构大力倡导,但尽孝的子女却得不到任何的税收减免。又比如,说中国社会又受困于生育率下降太快,国家已经放开二孩,但城市白领却受困于沉重的生活负担,不敢生也生不起。在这种情况下,进行一定的税收抵扣,至少可以起到正向的激励作用。

  在推进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如果说我们要鼓励中等收入群体、城市白领去大胆地消费以促进经济繁荣,去生育孩子、赡养老人以优化人口结构,那么,税制可能必须要做一些相应的结构性调整,而不仅仅是减税。

  (作者为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责任编辑:武晓娟)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