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爱的“逼捐”变成爱的“疲倦”

2016年11月03日 10:32   来源:东方网   丁慎毅

  云南永胜县为加快全县脱贫攻坚进程,发文要求干部职工捐扶贫款,每名职工最低捐款一千元。昨天下午,永胜县委宣传部回应称,目前县里已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县长已致歉并承诺将退回捐款。(11月2日《京华时报》)

  “逼捐”实质上就是一种道德绑架和利益绑架,在我国,“逼捐”的最早的发明者大概归皇帝和乞丐了。皇帝要谁捐银子,他不敢不捐,因为他有威权;有的乞丐要你捐他一点财物,你不得不捐,因为他耍无赖。总之,本人不自愿,但也没办法。

  回顾我们这些年来的“逼捐”,大概有这样两种版本。

  “官方逼捐版”。最新版本自然是云南永胜县,至于旧版本就不好数了。因为往往都不了了之。比如去年国际扶贫日期间,凉山本地多个微信公众号曝出昭觉县干部因为国家扶贫日而被逼捐,每人需要捐赠400元,直接从工资卡中扣除,官方对此回应,此说法失实。因为人家说是号召而已。这是“官方逼捐版”最大的特点:被自愿式的强制捐款,属于道德与利益的双重绑架。其行动低调,直接从工资中扣除,为防万一,一般都有一份自愿捐款献爱心登记表,你只负责签名就可以了。多说无益,白纸黑字,你敢说这是“逼捐”?还能了你了呢!

  “民间逼捐版”。这个版本又分“大字版”和“普通版”。

  所谓“大字版”是民众向富豪“逼捐”。比如,马云曾被“逼捐”,有的人声称“你不捐款,我再也不淘宝了”;汶川地震之后,主张“员工的捐款以10元为限”的王石,因捐得少被斥为“有理性、无人性”; 2014年6月30日,在成都市武侯区航空路新希望大厦外,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24岁的大学生莫向松为了向四川首富刘永好之女、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畅借款100万治疗白血病,携14名同学下跪。总之,这里有两条绳子,一是社会责任感的逻辑:“达则兼济天下,你那么有钱就该捐”;二是比较责任大小的逻辑:“没多少钱的人都捐得爽快,你更应该捐”。

  所谓“普通版”是平民向平民“逼捐”。这又分出两种花样。一是逼出同情心。比如,为得白血病得姐姐筹集治病的钱。一小姑娘在杭州武林广场上当人肉靶子,女孩呈“个”字型站在一块大木板前面,木板上写着“人肉靶子,十元一箭。”二是逼出摆脱心。比如,近年来,有大妈捧着募捐箱,往公共场所一站,拦着谁谁就得掏钱,不掏钱就一顿数落;有小乞丐受幕后指使,不给钱就抱住你的腿不让走。

  不管是“官方逼捐版”,还是“民间逼捐版”,就捐款行善而言,是内心的道德选择,不应迫于权力,不该碍于压力,不需顾及面子,而应植根于自愿自觉的土壤。“逼捐”损害了慈善的公信,亵渎了公众的爱心,逼出的是爱的“疲倦”,势必会让慈善事业走向歧途。

  如果说之前,对逼捐行为还缺乏明确的法律约束,那么, 9月1日起施行的《慈善法》规定:“开展募捐活动,不得摊派或者变相摊派,不得妨碍公共秩序、企业生产经营和居民生活。”这意味着,行政索捐、文件派捐等各种“逼捐”行为被法律划出了红线。这在法律上已经要求“官方逼捐版”禁止“发行”,但由于单位员工在举报上存在后顾之忧,有关部门还得加强监管。对“民间逼捐版”,现在还缺乏相应的法律禁令,更多的只能基于道德上的谴责。如果民众遇到这种情况时,不妨交给救助站和警察来处理。

(责任编辑:范戴芫)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