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等美国精英彻底醒悟,中国已经一骑绝尘了

2016年10月10日 13:17   来源: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2016年7月28日刊发

  此次去美国观摩大选,我首先想到的是梁启超在一个世纪前著名的美国之行。

  不同的是,梁启超是为了寻求救国之道、再度复兴之方。而我则是试图解答美国何以衰落,能否走出困境,中国能否克服美国最后的阻挠再次独步世界。不同的主题背后折射的是此消彼长的历史的巨大变化。

  相同的是,我们都认为自己找到了答案。梁启超人还在美国就彻底改变了西方民主救中国的信念。在真正见识到美国民主之后,他感叹道:“自由云,立宪云,共和云,如冬之葛,如夏之裘,美非不美,其如与我不适何!”。随后一百多年的历史验证了他的判断。中国在尝试美式制度、苏式制度三十余年后终于转向探索自我发展的道路,从而再度复兴。

  就我而言,此番游历不仅看到了美国依然雄厚的实力,它的优势,更看到了它的困境和挑战以及到目前为止的无力感和束手无策。对比中中美,更感受到中国模式的活力和可期的未来。

  如今来到西方的中国人,第一感觉往往是不过如此。除了蓝天之外,再想找到明显胜过中国之处就很难了。相反中国优于西方之处比比皆是:良好完善的基础设施,极为普及的互联网、商务应用(想想支付宝、微信)、大街上基本看不到警察却治安良好——西方则是警察遍街,而偷盗抢劫照样猖獗。

  曾有学者对比过上海和纽约,发现不管硬件还是软件(比如预期寿命、儿童死亡率),纽约只有一项胜过上海,其他全面落后。纽约唯一领先的是公共厕所!特朗普说“我们的机场堪比第三世界国家的机场”,这并不是他大嘴胡说。

  仔细想来,中国取得比肩西方的物质文明也不过三十多年的时间。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今天的《环球时报》掌门人胡锡进派驻内战中的南斯拉夫。据他讲,那时的贝尔格莱德远超北京,更别说西方了。

  今天的中国当然也有很多问题,可是和英国脱欧、法国乃至欧洲的连番恐怖袭击、欧洲的难民危机、美国的种族冲突和政治特朗普现象、土耳其政变、中东乱局、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引发乌克兰危机、日本长达20多年的停滞、巴西经济困难竟要退出多个联合国组织这一连串事情相比,中国的问题简直都算不上问题。

  面对今天的美国,世人确实有很多疑问,一个国民如此勤奋的国家,一个资源如此丰富的国家,一个拥有全球人才精英的国家,一个地缘政治优势无与伦比的国家,何以被后天禀赋远不如它的中国迎头赶上?

  黑人在欧洲和其他国家融入得都很好,根本就不是问题。何以轮到美国就演变成激烈的种族对抗?它的文明包容性何在?今天,10个黑人儿童当中就有4个生活在贫困中;与此同时,黑人的整体失业率高达58%。这就是世界最富裕国家真实的一面。

时有发生的美国黑人反种族歧视游行

  今天的美国正如特朗普在共和党大会上发言所说的;“我们此次党代会正值我们国家史上的危机时刻。对我国警察的攻击,以及城市里遍布的恐怖主义行径,正严重地威胁着我们的生活方式。”

  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报告《比他们的父母更穷?》(Poorer than their Parents?),2005年至2014年,25个高收入经济体中平均65%到70%的家庭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这就是美国为代表的模式在全球的现状。

  如果分析原因,根据我的体会,首要的是精英们不管是否意识到问题的存在,是否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主流都不认为是自己的制度出了问题,都不认为自己的制度需要变革。

  比如美国的高失业率,民主、共和两党都认为是中国、墨西哥等国家通过不正当手段偷走了美国人的工作。可是他们就不去想,何以德国的就业谁也偷不走。苹果是美国发明的,可是企业就是愿意在中国生产,这是市场的自然选择、全球化资源优化配置的必然结果。美国要化解这个挑战,就需要像德国一样提高自己的竞争力而不是归罪于他人,甚至迎合民众反全球化的非理性情绪。

  其次,真正决定中美竞争胜败因素的是谁能更好地解决自己的内部问题。但美国显然选择了另一条路。它在自身问题如此严重的情况下,仍然把大量的资源耗费在外部事物。甚至插手百姓闻所未闻、毫不相干的南海问题。美国以为只要把中国遏制下去,它自己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可是苏联解体了,美国的问题解决了吗?

  第三,尽管精英们都没有意识到,但美国问题的根源就在它的制度上。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美国好不容易达成的TPP——既有助于美国的经济,也凸显、稳固了美国在全球制定规则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成功地把中国排除在外。如此重要的TPP,用国防部长卡特的话就是其价值超过一艘航空母舰。但共和党、民主党却出于选举的需要,都向反全球化的民意屈服,一致反对。

  政治权利不仅臣服于大众,也臣服于华尔街。简而言之,美国这套体系,权力的产生依靠百姓,其运作依靠资本,它自身的独立性则基本丧失。更恶化的是,毫不妥协、为反对而反对的党政,共同促成了僵局和瘫痪为特征的否决体制的产生。

与美国政治有着“说不清理还乱”关系的华尔街

  美国今天何以衰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达龙·阿塞莫格鲁和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詹姆斯·罗宾逊合著的新书《国家为何失败》(Why Nations Fail)对此有深刻精辟的解读。两位学者认为,现代层面的经济繁荣有赖于两个政治基础。一是权力必须集中——没有集中的权力,就失去了繁荣的秩序基础;二是权力体系必须是包容性的——缺乏包容性体系(inclusive institutions)的秩序虽然可能使经济摆脱贫困,但要崛起为现代化的繁荣则是不可能的。他们的解释是,如果权力体系允许精英们为自身利益服务,一种叫“精粹体系”(extractive institutions)的结构就会诞生——精英们的利益与大多数人的利益相冲突并会取得优势。

  美国建国时三权分立、普选时代民众和资本对政治权利的控制、今天愈演愈烈的政党恶斗,都使美国失去了第一个前提条件。

  至于第二个前提,我们不妨读读曾担任过驻华大使、竞选过总统的洪博培的看法。他在《美国政治之瘤:裙带资本主义》一文中这样说道:美国国父们所构想的有限政府正被裙带资本主义所取代,强大的经济利益集团让监管者和被监管者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各种公共政策问题日益恶化。 这种“癌症”已经在两党内部四处扩散,使美国不断恶化的各种公共政策问题更难找到解决方法。

前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曾参与总统竞选

  他进而分析认为,我们政治体制内部的结构性问题催生了裙带资本主义:最有人脉的人试图将政治优势永久化,不管是过时的武器系统还是为大银行提供纾困资助,从中都可以看出这一点。

  确实,今天美国除去越来越多的政治家族外,监管者和被监管者之间存在的“旋转门”,可供他们彼此互换角色。华尔街和政府之间人员可以互相流动。武器制造者和五角大楼“臭味相投”。国会税收委员会也开始与华盛顿K街的“古琦峡谷”(Gucci Gulch)志同道合。

  显然,美国政治已经丧失包容性,形成了垄断权力的“精粹体系”。没有了这两个前提,美国怎能不衰落?

  而要改变这一切,一般的修修补补已经无济于事,美国不仅需要顶层设计,也需要强有力的领导者。只是今天的美国精英们连需要改革的意识都还没有。

  当然这并不是说美国已经没有未来,只是它要解决问题、重回正轨需要更为漫长的时间,需要更大的危机。只是,在他们彻底醒悟之前,中国就已经一骑绝尘了。

(责任编辑:李焱)

精彩图片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