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瑜:“医生手术台玩自拍”究竟是谁的错?

2014年12月25日 06:47   来源:中国经济网   

  核心观点:中国经济网评论员梁瑜认为,在这场相互厮杀中,信息并不完整,很多人只是根据自己的喜好肆意宣泄着情绪。不管是医生、媒体,还是公众,但凡他们能守得住操守,自拍这件事就不会演绎成一场相互讨伐、充满敌意的舆论战争。

医生手术台前自拍

  资料图片:西安凤城医院。当事医生手足显微外科主任郑晓菊提起因手术室自拍事件中对医生的误解,几度哽咽落泪。(来源:CFP视觉中国)

  这是一场值得永远记忆的手术。自“医生手术台前玩自拍”的照片曝光以来,舆论场已经几番搅动。

  先是公众指责医生冷漠、缺乏职业操守,患者还躺在手术台上呢,医生护士怎么能面带微笑在哪儿自拍?接着,医生不吃不喝7小时为农民工做高难度手术的真相露出水面后,人们开始替被处分的医生护士不值,辛苦时没人夸赞,放松一下就被指责罔顾生死,于是矛头转向报道此事的媒体。媒体才是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罪魁祸首。

  在这场相互厮杀中,信息并不完整,很多人只是根据自己的喜好肆意宣泄着情绪。不妨思考一下,医生自拍这件小事为什么会被无限放大?

  医生艰难地抢救生命,想用照片留下成功的喜悦不该受到指责,如果有错,也是错在将带有患者的照片流出。希波克拉底宣誓已经很明确,“凡我所见所闻,无论有无业务关系,我认为应守秘密者,我愿保守秘密。”没有保护好患者的隐私,是医生职业操守的疏忽。

  报道不专业、没有多方求证信息来源,是媒体职业操守的丧失。新闻报道的核心是客观真实性,不允许虚构。媒体报道中“作为一名医护人员我想说难怪医患关系这么紧张,手术同时你们在做什么?”显然具有煽动性,不够客观。当媒体人的报道不够专业时,又如何具有宣传公平正义的力量?预设立场下的事实判断,对被误解者而言,是一场置人生死的舆论讨伐。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是,犯错误的都是他们,不是我。不是每个公众在信息盲点扫清之前,都能保持节制、理性。网络舆论场上,很多人缺乏自省,缺乏辨别真相的能力,已经习惯了“直接开骂”。人类天然地同情弱者,谁是弱者谁就能获得支持,因而,不明真相的公众很多时候充当了舆论讨伐的“炮灰”。

  不管是医生、媒体,还是公众,但凡他们能守得住操守,自拍这件事就不会演绎成一场相互讨伐、充满敌意的舆论战争。为什么呢?为什么会陷入一种狡诈、险恶的循环猜忌中?公众猜忌医生无情、媒体失责,医生没有顾及患者感受,媒体没有考虑医生感受,当地卫生部门在“伪舆论”裹挟下从重处罚了医生。人与人之间学会恨与指责是如此容易,而能感受体恤、怜悯甚至爱是这样艰难。

  从心理学角度来说,人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永远会为自己的行为和动机寻找辩护。因而,我们看到社会上弥漫着求全责备的戾气,却缺乏宽容、鼓励的深刻自省。只是,有时候,犯错的不一定是他们,也可能是我们自己。

  医生自拍这件事,不知道后续会如何进展,但裹挟在舆论暴力中的每一方都需要反思。今天,医患关系已经非常脆弱,稍有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成为沸点。但是,两者之间的矛盾并不是不可调和,一个负责任、有态度的媒体不会为了博人眼球而成为一个搅局者,因为,冷静、理性的观察和记录,才是公众最需要的。(中国经济网评论员 梁瑜)


  中国经济网评论频道开放网友投稿,原创经济时评可发至cepl#ce.cn(#改为@)。详见中国经济网评论频道征稿启事


相关评论:
手术台前玩自拍,照出了什么?

     医生手术台前玩自拍,你看到了什么?

(责任编辑:周姗姗)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