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瑜:中国大妈的广场舞何以跳得惊心动魄?

2013年12月25日 06:58   来源:中国经济网   

  核心观点:中国经济网评论员梁瑜认为,“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经济发展、物质生活丰富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体谅、互相尊重更显弥足珍贵。文明社会,人与人发生利益冲突时,更需要秩序、规则发挥作用,而不是“以恶制恶”。

广场舞

  2013年11月19日,长沙,每天清晨和晚上,伴随着《最炫民族风》、《荷塘月色》等“神曲”,在长沙的各个公园、小区广场、甚至任何一块较为空旷的地带,都能看到一批中老年妇女在翩翩起舞。类似的景象,全国各地随处可见。 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广场舞应该算时下最流行的老年运动了,每当夜幕降临,居民小区里、购物广场旁等凡有空地的地方,都能听到声音高亢的神曲,或是《最炫民族风》,或是《江南style》,或是其他流行歌曲。大妈们扭得欢快,但有人也对因其产生的噪音污染烦不胜烦。

  于是,有人报警,有人泼粪,有人鸣枪放藏獒,还有人乱射钢珠直接爆头……大妈们哪儿是在跳舞娱乐,简直是在参加生死赛跑。一个娱乐休闲、强身健体的广场舞何以跳得惊心动魄?

  换位思考一下,换作自己的亲人,我们也许会希望他们成为大妈中的一员,经常活动活动,保持生命的热情;换作自己,甚至会憧憬等退休后也要成为一位有精气神儿的“大妈”。但是现在,“中国大妈”和“熊孩子”一样,近乎成为美好人生路上的“克星”。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经济发展、物质生活丰富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体谅、互相尊重更显弥足珍贵。文明社会,人与人发生利益冲突时,更需要秩序、规则发挥作用,而不是“以恶制恶”。随着中国逐渐进入老龄社会,可以说,“中国大妈”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广场舞的噪音问题如何解决?老年人到哪里去娱乐?都是时下城市建设不可忽视的问题。

  印尼大学心理学家哈迪斯认为,学生结党打斗,与雅加达的公共空间不足有关。就广场舞产生的纠纷来说,公共空间逼仄也是过激行为产生的主要原因。近几年火爆的房地产市场,让城市土地寸土寸金,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辟出空地供老年人唱歌跳舞,无疑是从开发商身上割肉。但城市发展的目的是为了人,人除了工作,喜怒哀乐的情绪还需要有正常的宣泄渠道,广场舞风靡不衰,肯定有其存在的理由。因而,城市在规划建设之初,就需要考虑人的精神需求,需要娱乐、运动等配套设施的跟进。

  就目前来说,广场舞一直纠纷不断已经验证了单纯地“禁止”难以奏效,不妨在宣传、管理上多下功夫。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在安静的公园里,当有人拿着山寨手机或收音机外放歌曲时,我们多么希望他能带上耳机。自己的爱好别打扰他人的生活,这是文明社会最基本的规则。

  因而,在经常跳广场舞的地方,限次数、限音量、限时间,宣传文明守则,尽量降低对他人的干扰,是解决问题的当务之急。当然,更深远的办法,还是需要城市管理者抛却经济效益至上的理念,完善城市规划。如此,中国大妈才能安心跳舞,广场舞也才不会那么碍眼。(中国经济网评论员 梁瑜)


  中国经济网评论频道正式开放网友投稿,原创经济时评可发至cepl#mail.ce.cn(#改为@)。详见中国经济网评论频道征稿启事


相关评论:
广场舞扰民源于公共娱乐设施匮乏

     广场舞扰民 如何走出公共意识的沙漠

(责任编辑:周姗姗)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