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夏:对火星开发,中国没有理由输给印度

2013年02月26日 06: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印度总统穆克吉最近表示,印度将在今年启动第一个火星任务。印度总统穆克吉在1月21日的议会上表示,“太空技术象征着印度的科学成就。”“印度在2013年准备了几项太空计划,包括首次火星任务。”参与火星项目的科学家表示,印度将在今年10月在东南部海岸发射无人飞船。该飞船在印度制造,发射后将飞行9个月到达火星附近,预计在明年9月将所携带的卫星发射入火星轨道,用以寻找生命的迹象和探寻火星大气层的秘密。媒体评论称,这象征印度太空技术迈出了一大步,但是由于耗资巨大,该项目也遭到国内的一些批评。

    同属发展中国家和金砖国家,印度的火星计划对中国航天界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挑战。与此相比,中国的火星探测计划则远没有印度雄心勃勃。

    2011年11月8日,“萤火1号”与俄罗斯的采样返回探测器一起发射升空,开始对火星的探测研究。11月9日,俄方宣布福布斯-土壤号火星探测器变轨失败。受此影响,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童旭东就曾经表示,“今后两年内,在火星探索上中国不会再有新动作。”

    中国没有理由在火星开发上输给印度。为了发展新生经济和高科技创新,中国必须迎接印度航天界在探索火星上对中国提出的创新挑战。

    中国的经济基础和整体国力完全有能力支撑火星开发的创新投入。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是印度的五倍,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印度的三倍,外汇储备是印度的十倍。卫星发射高功率、北斗导航系统、载人航天和太空行走、嫦娥探月……中国的航天开发在很多领域都走在印度前面。印度追赶中国航天的竞争雄心并没有因为经济实力不济和航天技术落后而甘拜下风。印度提出发展火星探索就是要在另一条战线上与中国航天界展开竞争。

    如果把航天高科技分为太空探索、月球探索和火星探索三个层级,火星探索无疑是目前航天开发的高端前沿领域。在太空探索领域,印度的航天技术在某些方面已经走在了中国前面。印度航天局自认为他们在太空开发领域已经成为美国之后的航天老二。中国的登月计划启动比印度晚了四年。印度航天局沙鲁克-汗博士甚至不无讥讽地说,“如果中国能有幸成功登月的话,那么他们只得捡我们在月球上留下的抛饼屑了,当然我还是要祝中国人成功,不过我们的贺电可能要从火星上发出。”

    中国与印度开展火星探索竞争有助于加速中国高科技创新体系的发展。美国新经济的高科技动力主要来自于与苏联开展航天竞争实施的阿波罗登月计划。高科技创新需要通过航天开发突破常规技术创新遇到的市场瓶颈。增加航天高科技投入是建立国家创新体系的不二法门。发展新生经济需要借助航天开发助推高科技创新,与印度比拼火星探索,有助于提升中国高科技创新水平。中国在软件开发和信息服务等新生经济领域已经失去了与印度竞争的优势。在航天开发领域如不急追猛赶,中国也可能失去与印度相比的现有领先地位。

    党的十八大报告确立的创新驱动战略,应当落实到制定更加富有竞争力的航天开发战略上。航天高科技创新是各项技术创新的龙头。通过挑战火星探索的重重困境,有助于推动中国科技的跨越创新和高端创新。只有增加航天高科技投入,才能拉动各项创新与时俱进。建设创新型国家才能获得更大的高新科技拉升力。中国新一届领导人应当以印度的火星探索计划作为竞争借鉴,制定类似于嫦娥探月工程的火星探索战略。只有在火星探索计划上超越印度,甚至赶上美国,中国建设创新型国家的航天拉升战略才能振聋发聩、举世瞩目。(郭夏)

    作者简介:郭夏,《解码经济》作者,新生经济学创始人,中央党校超越之路课题组特邀研究员、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经济》杂志总策划、中国经济网财经评论员、中国新生经济研究院院长。

 

    中国经济网评论频道正式开放网友投稿,原创经济时评可发至cepl#mail.ce.cn(#改为@)。详见中国经济网评论频道征稿启事

 

相关评论

 

环球时报:中国与印度的真正差距在哪里?

 

印度电影教我们什么

(责任编辑:李志强)

精彩图片
    焦点图片
    风云人物